新用户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公安微博 嘉兴公安
当前位置:正文
受理编号:
查询密码:
南湖晚报:80后刑警江超,忙并快乐着
点击量: 发布时间:2017-06-09














 

“如果重新来过,我依然会当警察”

80后刑警江超,忙并快乐着

  



晚报记者 向 辉 通讯员 谢远远

  近几个月来,每周必有一天,江超总会黑着眼圈去单位。

  这一天,对这名年轻刑警来说,可供睡眠的时间实在太少——凌晨四五点就得出门,要送身患重病的母亲去杭州治疗,然后再赶回平湖工作,两头奔波已经够折腾人了,到了单位如果遇到事情多,这一忙又得到深夜。

  平湖市公安局当湖片区刑侦队,江超是这支13人队伍的指导员。案件数量多,忙碌是常态,作为队伍“领头羊”,江超就更不用说了。一组数据可见一斑,今年1月到3月初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,江超带队破获刑事案件200余起,抓获嫌疑人80余名。

  破案抓人,尤其是为群众挽回损失,这一刻最令江超满足,他说,这正是忙的意义。

守护安宁,方能心安

  江超个头不高,却体格壮实,一穿警服,看着就像干刑侦工作的,说话温和,笑脸对人,又让他透着几分“憨劲”。

  队里的年轻民警总是这样说江超,“咱头儿,就是枚暖男,脾气好!”其实,这个“头儿”也有“脾气不好”的时候。

  很多年轻人身上都有“拖延症”,江超则不然,今天的事绝不会拖到明天,同事要是想“偷懒”,他总是憋不住,这时脸上可难觅那股“憨劲”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时不待我的表情。

  “其实我也不是性格急,只是在想,今天能完成的事,为什么要留到明天呢?”江超笑着说,干刑侦这一行,案件不等人,该快还是得快。

  江超办案“快”,在平湖公安是有名的,甚至还“传”到了江苏,得到外省同行的赞赏。

  今年2月中旬,刑侦队接到反映,有伙人在平湖市区一农贸市场以摸奖为名进行诈骗,已有不少老年人中招。嫌疑人是流窜作案,行踪不定,给案件侦办带来一定难度。江超不畏困难,与同事潜心深挖摸排,进入“白加黑”节奏,逐步掌握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、作案手段等信息。33日清晨,在平湖市区新华路,江超带队一举抓获6名嫌疑人。

  江超和同事马不停蹄地赶到江苏进行后续调查取证时,当地派出所其实也在找这几名嫌疑人,得知已被邻省同行“抢先一步”,一名办案民警不禁感叹:“还是你们动作快!”

  “我们快一步,群众才能多一份安心。”守护一方安宁是江超最大的心愿,群众感到满意,自己方能心安。

 

全力以赴,乐在其中

  30岁的江超干刑侦工作已有8个年头,破过的案件不计其数,有大案要案,也有不起眼的小案,每一起案件,他都全力以赴。

  去年年底,辖区众多小区居民反映,有“物业工作人员”以卖蟑螂药为名上门收取费用,少则几十元,多则百余元。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和蹲点调查,江超带队成功打掉这个诈骗团伙,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。

  这同样是一个流窜省内外多地作案的团伙,受害者众多,后续调查取证工作繁重。刑侦队先后出动警力近500人次,访问400余名受害人,辗转奔波5000多公里。

  连日披星戴月,访问400余名受害人,辗转奔波5000多公里,足迹遍布嘉兴各县(市、区)、宁波、绍兴以及上海、江苏等多地,江超和同事乐此不疲,不曾抱怨半句。

  苦累在所难免,但这一路下来,也收获了感动。当江超赶到舟山调查取证时,一名被骗的六旬阿姨激动不已:“真的没想到啊,你们还会为了我被骗的100元特地从平湖赶到这里……”

  阿姨这番话,是一种认可,更是一次激励,江超内心感到温暖,同时又深感肩上责任之重,“人民警察为人民,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。”

  和江超一同调查取证的同事小邵更是感慨万千,“头儿”在接手该案后的一次案件研判会上说的一句话此时又在耳畔回响:“哪怕只是几块钱,我们也要为他们维护权益!”

  打击防控力度加大,社会治安形势向好,多数日子里,江超面对的都是些“小案”。但每件“小案”的破获,都会让他感到满足。

  “每次看到受害人领回损失时开心的样子,我就跟着开心,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”江超说。

  不忘初衷,无悔选择

  刑侦队也好比一个大家庭,在同事眼里,他们看不到江超“领导的架子”,体会到的更多是他作为“兄长”的担当。

  有一段时间,同事小李脸色很差,细心的江超主动询问才得知,小李的母亲生病住院,妻子身体又不大好,一边忙于照顾家人,一边又要办理手头案件,一个人难免分身乏术,力不从心,有点吃不消了。

  江超宽慰小李后,转身就对小李的搭档说:“他的工作,我顶上。”为了能让小李有更多精力照顾家人,江超还取消了小李原定的出差安排。

  办案能手,贴心兄长,江超还被同事贴上“一身正气”的标签。

  两年前,在破获一起通讯网络诈骗案后,嫌疑人家属特地从外省赶来平湖,想找江超“通融”。江超严词拒绝,对方无功而返,不想又寄来装有现金、油卡的茶叶盒,他又气又急,连忙向上级作了报告。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,哪知一周后,对方又寄来装有巨额现金的礼盒。“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!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江超至今仍气愤不已。

  或许受到一些警匪片的影响,江超打小就有当警察的梦想,当梦想照进现实,却多了一份“身不由己”——

  想每个周末都守护在孩子身边,但大部分周末他都在单位度过;

  想订好飞机票,和妻子来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;

  想多一点时间陪伴生病的母亲,但还有很多案件等着他;

  ……

  不过,江超从未后悔自己的选择,“如果重新来过,我依然会当警察。”